【观察】卖队走人or遭受制裁?英超的俄国资本有点乱

俄乌事件爆发,整个世界足坛都受之影响,而在与俄国资本关系甚密的英超,更是有两家俱乐部因此被卷入了舆论漩涡。其一是阿布拉莫维奇所拥有的切尔西,关于英超蓝军接下来将何去何从,阿布又会不会遭到英国严厉的制裁,过去几天的说法可谓是各式各样。其二则是埃弗顿,该队和该队老板都与另一位俄罗斯富豪奥斯曼诺夫过从甚密,而后者本周已经上了欧盟的“黑名单”,会遭受的强硬措施包括被冻结资产外加旅行禁令。

看这势头,小则有俱乐部遭难,大则英超格局都会随之发生变化,让人不能不更多关注一番:现在究竟是个什么情况?

关于阿布,本周二的“最新消息”是他终于真正下定决心要卖掉切尔西俱乐部。这一说法来自英国《每日电讯报》,依照记者马特洛的报道,这位从2003年开始就拥有英超蓝军的俄罗斯富豪在本周之内就会收到报价,潜在的买家据说至少有三位。而就在两天之前,斯坦福桥方面传来的消息还是“切尔西非卖”。在受到相当大的舆论压力之后,阿布首先考虑到的对策是“让权”,将俱乐部委托给切尔西基金会。

不过受委托方一直未敢接招,“象征式交权”以退为进的路子看上去也就越来越走不通。如此为避免受制裁后人财两空,对切尔西感情深厚的阿布终于首次决定放手,这也算是一种合情合理的推断。不过注意,在英国不仅仅有《每日电讯》报道阿布要卖蓝军,还有工党议员克里斯布莱恩特宣称俄国富豪正在“匆忙变卖自己在英国的资产”。

所谓阿布的在英资产,当然不仅仅是足球俱乐部,就此布莱恩特在本周二对下议院表示:“我认为他(阿布)惧怕受到制裁,所以他才会准备好明天就卖掉自己(在伦敦)的房子以及其他资产。”而发表如此言论原因无它,这位议员的看法就是英国政府的行动太过迟缓。随后他还补充道:“我担心政府是在惧怕这些寡头的朋友们的律师信。”

作为英国“全党议会团体俄罗斯小组”的负责人,克里斯布莱恩特长期以来都希望英国政府能对那些被控“与普京政权有着密切联系”的俄罗斯富豪采取更严厉的行动。在此之前,他还曾公开质疑阿布参与促成俄乌之间谈判的报道,在社交媒体上称其是“完全不真实的”。而有这样的政治势力存在,阿布想继续安稳享受英超的乐趣看上去已经非常困难,但切尔西是否真的很快就会易主,恐怕还是要看接下来的发展,毕竟制裁和禁令暂时尚未到来。

比较有趣的是,英国《每日邮报》日前披露了一则阿布转移旗下其他资产股权的消息。该报援引华沙研究所欧亚项目主任的说法,声称这位俄国富豪在上个月16日,也就是俄乌开战前8天,将跨国公司耶弗拉兹28.64%的股票从一家注册于维京群岛的离岸公司转到了自己名下。主营钢铁和矿山的耶弗拉兹总部位于伦敦,但主要在俄罗斯运营,乌东地区也设有工厂,阿布则是该公司的三大股东之一。据华沙研究所分析,此举可能是为了在一定程度上规避潜在的制裁,虽然耶弗拉兹的股价在开战后已经暴跌,但转移之后仍然更容易再度出手。

关于是否制裁阿布,英国的政客们还在讨论,而曾经在2018年被普京亲自授予勋章的奥斯曼诺夫,则已经被欧盟列为了“不受欢迎人物”。对于制裁的决定,这位出生于乌兹别克的68岁俄国富豪很快就做出了回应,在本周二发表声明宣称欧盟的决定是不公平的,并表示:“制裁的理由是一系列损害我荣誉、尊严和商业声誉的虚假指控和诽谤。我将使用一切法律手段保护我的荣誉和名声。”

依照欧盟的说法,奥斯曼诺夫是“亲克里姆林宫的寡头”,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关系特别密切。这一论断似乎并无偏差,但是否“在物质和财政上积极支持了吞并克里米亚和破坏乌克兰稳定的俄罗斯决策者”,可能就各有各的说法。另据俄罗斯国际文传电讯社(Interfax)分析,此次制裁有可能并不会对奥斯曼诺夫造成太大打击,包括此前被认为是他所有的“USM控股”公司也不会因此而遭冻结。根据Interfax的说法,奥斯曼诺夫斯基在这家公司的股份并没有超过50%,所以欧盟的制裁并不会对USM发挥效力,公司其他股东也不会因此受到影响。

而USM控股正是埃弗顿训练基地的赞助商。据称从2019年开始,赞助费已经涨到了每年1200万英镑。不仅如此,USM还在2020年以3000万英镑的价格买下了埃弗顿新球场的“独家优先冠名权”。依照竞技网的解释,这仅仅是“优先权购买权”还不是真正的冠名权。另外现任埃弗顿老板莫西里也是USM的主席,虽然他的股份只占到后者的8%。

再算上奥斯曼诺夫持股的俄罗斯手机运营商MegaFon也是埃弗顿的主要赞助商,英超太妃糖和俄罗斯富豪的关联绝对算是密不可分。另外还有比赞助费更紧密的,那就是莫西里与奥斯曼诺夫早就是商业合作伙伴。15年前俄国人买进阿森纳股票进军英超,这位英籍伊朗人就是前者的合伙人,后来莫西里也是在转让自己的枪手股票给奥斯曼诺夫之后,才转头买了埃弗顿。

如今奥斯曼诺夫明面上并不是埃弗顿的股东,但他对俱乐部的影响力却远远超过了金钱赞助的范畴。比如去年正式任命贝尼特斯之前,举办隆重宴会接见西班牙教头的就是莫西里和奥斯曼诺夫两人,尽管埃弗顿方面随后极力否认选帅一事是受了俄罗斯人的影响。而当奥斯曼诺夫受到欧盟的制裁,从法理上来说埃弗顿似乎并不应该受到牵连,但实际情况是工党议员正在推动英国政府采取相似政策,同时还“强烈建议”英超太妃糖应该与俄国资本撇清关系。另外英国本土的埃弗顿球迷组织也表达出了希望俱乐部告别USM的态度。

在德甲,原本胸前广告是俄罗斯天然气公司的沙尔克04在上周已将球衣前方遮挡,同时欧足联亦宣布解除了与俄罗斯天然气的赞助合同。而本周三埃弗顿也被迫跟进,宣布暂停与奥斯曼诺夫麾下公司的赞助合同,这似乎不至于伤筋动骨,但要注意的是,由于过去几赛季“超前消费”情况严重又营收能力有限,太妃糖在2017-20年的三个财年中已经亏损多达2.65亿英镑,接下来要满足英超的财政公平竞赛规则本就已经相当困难(这也是此前贝尼特斯执教时几乎没有引援资金的主因),如果再砍掉来自“老板密友”的商业赞助,未来等待该俱乐部的有可能会是英超的严厉处罚或者是球队阵容的严重缩水。根据相关规定,如果一家英超俱乐部在一个三年周期内的“调整后税前亏损额”(有形固定资产折旧和青训支出等等无需计入)超过1.05亿英镑,他们就极可能遭受包括禁止新球员注册在内的重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